难道快速浏览真的要成为趋势

浏览量:24 次

199IT数据中心微信账户:i199IT

不少人承认,上一次认真看完的纸质书是金庸或者亦舒,而网上的长篇能忍下来的也就是玄幻、穿越和言情了。而很多出版社的编辑都跟库叔抱怨,现在的图书市场上就养生书和成功学最好卖,稍微深刻点的,能卖到两万册就算是奇迹了。

“如果一部电影到第3分钟还没有出现爆点,如果一本小说用了三章还没有亮出包袱,如果文章超过300字还不分段,那么,它就不值得我在上面继续花时间了。”自由撰稿人米兔承认自己就是被按了快进键的中国人。

“有了搜索引擎,还要知识干吗?百度知道就行了,我不需要知道,如果百度搜索不到,我一般就不管了。”大学生艾米以自己的不求甚解为荣。

确实,互联网的知识储存功能助长了我们的惰性,使一些人认为不仅对知识的记忆不必要,连了解都是可有可无的。5分钟的视频和500字以上的文章都嫌太长,所以,大家干脆以浅浏览代替深阅读。浅阅读在强化我们的反射反应、视觉处理能力的同时,损失了我们深度思考和创造的能力。

文学评论家、美国人斯文·伯克茨在《古登堡挽歌》中,他认为电脑和其它电子媒介正在摧残人们“深度阅读”的能力。他的学生,由于电子设备的普及,而变得习惯略读,扫读,他们已无法像自己那样沉浸在一本小说中。

就连文学圈里都在渐渐丧失长篇阅读的习惯。英国“钱钟书”大卫·洛奇发明了羞辱游戏,学者们趁酒意说出自己没读过的经典,冠军是承认没看过《哈姆雷特》的英国文学教授。梁文道在他的《读者》一书里讲了这段子,说他读了《生命与命运》逢人便说这是斯大林时期的《战争与和平》,其实他根本没看过《战争与和平》。有网友说,“没看过《战争与和平》很正常啊,谁愿意花十几个小时啃这种大部头啊,有这个时间可以浏览多少网页看多少冷笑话?看书这件事,性价比太低啊。”

不少人承认,上一次认真看完的纸质书是金庸或者亦舒,而网上的长篇能忍下来的也就是玄幻、穿越和言情了。而很多出版社的编辑都跟库叔抱怨,现在的图书市场上就养生书、成功学或者漫画最好卖,稍微深刻点的,能卖到两万册就算是奇迹了。

浅阅读当然更能适应这个浮躁和功利的时代,我们被网络异化成简单的信号处理器,短暂的记忆里闪现着各种混乱无序的信息。但我们越来越少仔细品味并消化信息。

阅读分两种,一种是段子笑话小品文,它们聪明、讨巧,是速朽潮流的佐餐,酣甜又抚慰人心,阅后即忘;另一种则是严肃阅读,读者需劳烦不避、赤膊上阵,大部分读者在这种自我博弈中挂掉了。

严肃阅读不是用碎片化的信息填充时间的缝隙,也不是为了考试升职过日子,而是进入伟大者用深邃文字构建的另一个空间和世界,引领心灵超脱琐屑现实利益的拨弄,仰望思想的星空,让精神变得自主、广阔、丰赡、深刻,无视脚下的磕绊和陷阱,从容淡定地行走此生,充满人的尊严。

所以冯唐说:一年至少要读4本严肃书籍。严肃书籍的定义是,通常在机场是买不到的,不是近5年出的,不是你看了能不犯困的。

读书是一生的事。让我们沉下心来,检点亘古以来人类留下的经典书籍,一点点地品味分享前人积淀的大悲欢、大智慧,体会先人的人格境界,完善并拯救自我,给生活增加情趣,给生命增加密度,让心灵自由、平和、谦卑。

摘自:瞭望智库

http://www.lwinst.com/index.php?m=content&c=index&a=show&catid=11&id=10007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难道快速浏览真的要成为趋势